Responsive image

丛琳剪纸出书传承剪纸艺术
时代出书网/chushu.cc    

 
94岁高龄,丛琳用一把剪刀剪了近一个世纪,这位被誉为至今健在的中国剪纸艺术最高水平的代言人、被英国剑桥传记中心出版的“澳大利亚及远东世界名人录”选登条目的老人,一生最难舍的就是对剪纸的这份情。
 
《丛琳剪纸》一书出版,这是94岁的剪纸艺术家丛琳最后一次把自己的作品集结成册,因此尤为珍贵。老人出书丛琳用自己的三把剪刀剪出了中国近一个世纪的风土人情。她善用夸张变形的手法。为使画面好看,本该大的物体反而小,本该小的反而大。
 
“现在母亲最大的遗憾就是给这手绝活没能找到一个传人。”丛琳的小女儿孙静萍遗憾地说。
 
每天早晨6点,家住北京天通苑的丛琳就起床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洗漱完,她要剪纸半个小时,然后推着轮椅到广场遛弯;回来吃过中午饭,她要把家里订的报纸全部读一遍,然后再剪纸半个小时;吃过晚饭,她要雷打不动地看《国宝档案》,晚上10点准时睡觉。
 
这是94岁的剪纸艺术家丛琳最为惬意的晚年生活,“一天的生活,什么都能少,就是这1个小时的剪纸不能落下。”丛琳的小女儿孙静萍对记者说,母亲曾告诉她,如果一天不剪纸就好像缺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从农村走出来的母亲剪纸名气越来越大,主要是加入了工艺美术研究所。”孙静萍说,新中国成立后她加入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除了丛琳以外,还聚集了面人汤(汤子博)、北京泥人张(张景同)、玉雕大师潘秉衡等大批著名民间艺人,同在研究所的牙雕艺人郑希成称,“各行业艺人之间‘横向’交流,促进了国内民间工艺的发展,也对丛琳剪纸产生了深刻影响。”
 
1954年,丛琳的第一部著作《丛琳窗花集》,书中只收录了她26篇代表作品。
 
该书一度成为艺术学校的剪纸工艺教材。这本发行量仅为2200册的小集子现在已经绝版,当年售价仅为5角,现在在市场上被炒到300多元。
 
自2009年春季起,孙静萍便开始整理母亲的剪纸作品,于今年6月完成了最后一次校对。孙静萍介绍,这本剪纸合集基本按照时间顺序编排,收录了丛琳自1922年一直到退休后的近200多篇作品。
 
出书完成了父亲的遗愿,可母亲的遗憾却再难弥补。“在以前,民间艺人都会把手艺传给子女,但我那会儿只想考大学,没心思学剪纸,所以没有继承下来。”孙静萍说,之后,丛琳也曾试着带过两个徒弟,但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丛琳觉得,凡事不能勉强,此后也没再收徒。
 
书出来后,孙静萍把书拿给丛琳看,她用长了老年斑的手不断地抚摸着书皮,慢慢地说:“能留个念想也好。”
 
1955年,丛琳剪纸作品随周恩来总理参加了“万隆会议”,并获得艺术展览三等奖。当时丛琳剪纸出口海外,为百废待兴的中国创收了不少外汇。丛琳设计样子,然后有专门的工作组负责剪裁。那个时期,丛琳的剪纸创作处于“井喷”状态,占了《丛琳剪纸》一书近一半的位置。
 
一生谦虚大度 最憾没有传人
 
孙静萍说,随着母亲剪纸名气越来越大,有人看到丛琳剪纸的商业价值,建议她将剪纸作品投放到市场,但被母亲婉拒,“她觉得剪纸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喜欢。”
 
赚钱不喜欢,送人很大方,这就是丛琳的剪纸。她经常把刚创作的剪纸送给亲戚朋友,或者送给有缘人。前些日子她在小区广场上遛弯,一个年轻人听闻她是剪纸艺术家,央求她送一幅作品当做他新婚的装饰。丛琳也不认识这个年轻人,就在家里连续琢磨了一段时间,创作了好几张喜庆的剪纸,送给了这个小伙子。“家里装裱起来的剪纸作品,老妈都是把最好的送给别人。”
 
丛琳在剪纸界名气很大,但是非常谦虚。每次孙静萍看到别人的剪纸作品做不好的评价时,丛琳总说“各有各的风格,各有各的好。”除了艺术上谦虚,丛琳在教育子女上也十分谨慎。“她几乎每天都很高兴,看不出来有什么烦心事儿。我曾经问她为什么,她说,‘我这个岁数就光剩下想高兴的事儿啦’。”孙静萍说,母亲这种快乐的性格也感染了他们几个儿女。在平时的教育中,母亲经常告诉我们,不管别人对自己怎么不好,都不能用不好的态度对待别人,“把自己的影子端正了,才能好好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