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李瑞环新书《看法与说法》出书细节
时代出书网/chushu.cc    

 “这套书卖得挺好的!从上市到今天,几乎天天有人找上门来,成件(一件8套)成件地拿。”2013年4月26日,在北京某图书批发市场,一位老板一边对着电脑清点图书库存,一边回答记者的询问。她所说的,正是一个月前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看法与说法》。
 
    这是第十四届、十五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原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退休后推出的第四部著作。据出版方提供的数据显示,该书发行一个月,销量已超过20万册。
    书名《看法与说法》是李瑞环在一次散步时想出来的。“看法是头脑改造过的认识、观点、主张”;“说法是看法的表达,在坚持准确性的前提下,力求通俗、简洁、鲜明、生动和富有个性”——李瑞环的这段解释,后来出现在《看法与说法》一书的编者说明中。
    封面设计的确定过程就显得曲折一些。最初,出版社封面设计人员设计了若干方案,包括其中一种是在封面上设计了李瑞环的头像,想让读者“一拿到书就知道是谁写的”,还有一种设计了比较抽象的思维过程,谁知李瑞环都不太同意。为了封面的形式,出版社封面设计人员先后10余次向李瑞环报送设计小样,介绍设计思路,听取修改意见。“现在这个封面还是按照瑞环同志的思路设计的,他说服了我们。他对图书的封面设计十分关注,此前的几部书,封面风格一脉相承,有几个元素也是必不可少的——广袤的天空,预示着我们的思想和视野,代表着我们的理想和追求;辽阔的大地和人民群众,代表着我们的现实社会生活和社会实践,是我们发展和建设的基石;中间的书名,意味着人们的思想成果,包括李瑞环的‘任何看法和说法都来自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贺耀敏笑着回忆说。
    李瑞环还在细节上特别用心。比如他的书,用纸不一定最好,但一定要让读者读起来视觉舒服,为此他建议选用的纸张都是淡黄色的,因为“纯白的纸,看久了眼睛会累”。“他还总是强调,封面颜色一定要柔和。在出版《学哲学用哲学》时,我们最初的封面设计用了黄色,觉得黄色的封皮比较打眼。谁知他一看就批评说,‘你们没有做过油漆工,油漆工都知道,嘎嘣绿、狗屎黄不能要,你这个颜色就是狗屎黄!’他觉得这样的颜色不柔和。我们当时不太懂,但现在想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另一个细节,则是目录形式的创新。“我们许多编辑做了几十年出版工作,没见过这种目录设计形式,好家伙,每本书都有20多页目录。但瑞环同志始终坚持,‘不符合出版习惯,咱们可以创新一下嘛’。他觉得不需要人人都去仔细阅读全书,有些人特别是领导干部能看看这1400多条目录也行,也会从中受益。”
2013年3月26日,《看法与说法》正式出版发行,用贺耀敏自己的话说,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忙碌过后的快感”:“这两年,大家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太累了。有那么一段时间,几乎每天夜里12点左右,瑞环同志都会让秘书打来电话,沟通修改细节,就连2012年除夕当天他都没有休息。”
现在,已经很难有人能静下心来读书了,大家习惯了浅阅读,以为通过手机看几条新闻就遍知天下大事了,实际上还差得远呢。事物之间的联系、事物的发展规律,如果不通过深入阅读和思考,不通过理论联系实际是揭示不出来的。人们说瑞环同志水平高,这与他爱学习、爱思考分不开,他的案头,摆满了马克思主义的相关著作。一些领导干部去看望他时,他也总劝大家多读点书,多学点理论,多想点问题。现在,一些领导干部都陷入了严重的事务主义之中,讲事头头是道,讲理金口难开,热衷于出席各种典礼、剪彩,热衷于在各种场合讲话,好像自己忙得不可开交,就是不学习、不思考。”贺耀敏认为,这可能是李瑞环出版《看法与说法》的初衷之一,对当下的人们也是一种有益借鉴,“领导干部们应该将自己从事务主义中解脱出来,毕竟,中国目前面临的许多问题不是靠忙忙碌碌能解决的。”
贺耀敏的案头也摆放着一套《看法与说法》,工作之余总会拿过来翻翻。“瑞环同志是第三代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之一,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期,他们这一代领导集体的确做了大量的重要工作。瑞环同志通过《看法与说法》,从自己的角度对第三代领导集体治国理政的一些经验、思路、想法和处理问题的办法做了很好的展示和提炼。”
面对市场上频频传回的销售喜讯,虽然出版社方面组织安排了第二轮、第三轮印刷,但贺耀敏始终觉得,这套书的重要性不主要表现在销量上,因为它有个特定的读者群——各级领导干部。“瑞环同志概括出来的这些看法与说法、这些治国理政的原则和经验,如果领导干部们真的学习了、领会了、践行了,我们老百姓就能得到最大的实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