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作者“被出书”到底是谁的责任?
时代出书网/chushu.cc    

作者“被出书”到底是谁的责任?
    
    随着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加大,各种侵权、盗版和欺诈现象涌现出来,近期就有很多关于作者“被出书”的事例,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出书了,这种现象责任到底在谁呢?
 
    知识产权日前夕,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组织相关部门就版权保护的相关问题组织研讨。会上,出版社的审查义务应该如何界定成为各方讨论的焦点。多数专家均认为,侵权图书抄袭的比例是判断出版社是否侵权的重要标准,如果作品抄袭的只是很少一部分,那么不宜将出版社的审查责任定的过高。
 
  在朝阳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原告相晓冬曾经在《中国经营报》第14版“营销新知”上发表过一篇《追击品牌泡沫》的文章,其中提出了四个关于知名度和美誉度的不等式。可文章发表的三年之后,中信出版社出版的成君忆所著《水煮三国》一书中,第22章未经其允许剽窃了其创作的上述文章。为此,相晓冬将成君忆和中信出版社一并告上了法庭。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水煮三国》一书中的确使用了相晓冬独创的关于知名度和美誉度四个不等式,及其说明文字,不过内容不足200字。法院认为,书作者成君忆,未经原告许可使用其创作内容的行为显然构成侵权。可是,对于出版社来说,书中的侵权内容不足200字,只占了全书内容的千分之一,比例非常小,出版社确实难以就此做出审查。法院最终认定,出版社已经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无需承担侵权责任。
 
  对此,出版社方代表纷纷表示,随着出版业的发展,目前出版流程已经比较完善,但是法律风险仍然不可避免。虽然立项审稿、签订出版合同等工作,能够把署名、授权等基本的法律问题解决,可对于全书内容的来源来说,由于书稿是海量的,而侵权内容却可能只占很少一部分,要求出版社通过审稿完全避免侵权问题,的确难以实现。
 
  在这种情况下,出版社的侵权责任到底应该如何界定,法官们的看法比较一致。北京市一中院知产庭法官芮松艳认为,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出版社应对其出版行为的授权、稿件来源、署名和出版物的内容尽到合理注意义务,而出版图书中侵权复制的比例应该作为影响注意义务的重要因素,如果作品仅仅是抄袭了一小部分,要求出版社要承担注意义务,显得要求过高。
 
  法官樊雪也认为,在出版社工作的编辑,认知能力和经验毕竟有限,在浩瀚如海的图书市场,要求其必须要发现几十万字的图书中那区区几千字的侵权文字,要求太高。因此,抄袭比例、原告享有权利的图书在相关行业的知名度、市场销售渠道和销售对象等,应该成为判断出版社是否尽责的依据。
 
  与此同时,在强调出版社审查义务的同时,专家们还认为,作者的规范写作义务不应该被弱化。人民出版社法律事务部主任李冰表示,出版社在审查书稿价值的同时要审查内容,大段抄袭容易发现,微小改动则不易发现,如果出版社把注意力集中到内容复制率上会耗费大量成本。因此,建议通过增加作者抄袭违法的成本来约束其规范创作。
 
  中国作家协会作家权益保障办公室主任吕洁也表示,现在侵权者的侵权成本太低,作者抄袭他人的作品被出版,应更多的要求作者承担责任而不是出版社。
 
传媒大学教授刘文杰认为,对于庞杂的内容怎样审查,事实上有一些基本的细节,例如专业著作是不是拼凑,署名是不是一个人,各章写作风格是不是一样,这些审稿过程中完全可以看出。作为出版社,应当知道创作的一般规律,而且应当具有著作权法的基础知识和相关规则。(以上内容来源:法制日报)
 
由此可见,需要广大作者在创作时自己就要注意文字的引用和出处,如果引用的较多最好是要和原作者商量一下版权的事宜,以免在书出版后引起不必要的纠纷。